逆光

逆光

Popular Post

5.8.16

【沙巴】马里马里文化村 Mari-Mari Culture Village


上一回到访沙巴可惜去不了岛屿。不过也没关系, 这点小事打沉不了我对沙巴的迷恋。
于是我寻获了一些沙巴当地的旅行团,充分利用仅剩的一天时间参与了Mari-Mari Culture Village 原住民文化村。


当天我和Shin俩人抵达说好的地点会面导游;
我就问了导游,今天需要带多少位旅客。他就回答道就你们两个。
一路上,导游开始为我们讲解行程以及原住民文化村的一些故事。


据说在沙巴具有高达32个族群,他们都长期生活在沙巴遍布。
原住民文化村最为吸引我的地方就是有机会让我们回归于大自然;体验当地的族人生活,旧时科技不发达,原住民全得靠自身从小磨练的技巧过活。


Mari-Mari 文化村从众多的种族里选出人口数量较为大的五个族群作为当地代表性的象征:
也就是杜顺 (Dusun),龙古斯 (Rungus),Lundayeh,Bajau和毛律(Murut)一族。
抵达目的地后,我们自家的导游协同文化村里的导览人员带领我们进入村庄。在进入村庄前,导览人员在游客群中必须选出一名游客为我们大家的领导。
是为什么呢?在这先卖个关子。
游客群众包括洋人,中国人,台湾人,马来西亚人等; 讲解是透过英文,任何不明白的疑问自家的导游会向各自的游客额外的翻译。


经过人行吊桥,过后会看见部落,就正式进入了文化村。


杜顺人


杜顺人惯性在五月份饮米酒欢庆丰收节感谢神明保佑 ,也就是稻米收割季节。
以上所显示的这些是酿制米酒所需的材料。此外,导览人员也说杜顺人会把酿制好的米酒款待宾客。
今天我有口服可以品尝米酒的滋味。


导游补充道: 陶瓷里酿制好的酒是不倒在杯子里喝的,而是用竹管放入陶瓷后大伙儿围在一块畅饮。


由各种不同的香料和蔬菜肉类制成的竹筒饭也是庆祝丰收节不可缺的传统美食。


龙古斯人


龙古斯人靠传统的采蜜和养殖蜜蜂为生计,蜜蜂长相和平时看到黑黄色的那种大有不同。




龙古斯人的房子一个家族拼接着一个家族;家族越多建筑物则越宽长。长屋里分别有房间和长廊, 一间房间属于一个家族的家园;而长廊是大家共用之地。男士得睡在长廊外以确保家人的安全。


没有火种的年代,靠着树干生火。看着龙古斯人示范生火,似轻而易举。一名男游客自愿体验一番,眼看着他一边卖力一边汗流浃背的,可真不容易。

Lundayeh

Lundayeh人在河边捕鱼遭受鳄鱼攻击,然后和鳄鱼进行了谈判达成了协议。
从此,鳄鱼成了Lundayeh人村庄的标志, 他们的村庄都能看见很多和鳄鱼有关的大小标本等。



lundayeh族善用树皮以及绳子来制作背心

Bajau族

我们所熟悉的Pandan叶姜茶,舒缓肚子最佳。用椰子壳做成勺子,像我们这般城市人有几何可以亲眼目睹这古早味的存在。 大开眼界呀~


众多族人当中,Bajau 人称得上富裕的一族。因为bajau族是从菲利宾来到沙巴有生意来往。屋子的装潢非常色彩化。


Murut族


有猎头族之称;
我们进入村庄的前一刻,气氛变得严肃,双手被要求高举;导览人还警告我们小心我们的人头。
这时,我们游客群中选出的领导派上用场啦。 领导必须和Murut族人搭肩打招呼。
哈哈,当然那是旧时会发生的事故,现今已不能随意地人头落地了。
我个人很喜欢这村庄,毛律族人教我们用毒箭吹筒。我也非常喜欢长屋里有有竹子编的地板,弹性极强, 
可让小孩在家中作乐也可让族人庆祝佳节高空跳触摸红彩球。

毛律族为我们手绘的Henna纹身。

最后,音乐和舞蹈的结合。舞蹈员们卖力地舞蹈让我们都赞好。他们也邀请了游客上台一起学习跳竹竿舞。我这个跟不上节拍的妞子,一旦节奏加快 我的脚就受罪被夹了。 我倒觉得很愉快,毕竟还是我第一次尝试。


入场费用已包括了午餐,自助餐菜肴选择极多, 都蛮合胃口,味道也行。


p/s:
进入每个族群传统的房屋内参观,建筑构思和概念。
好比说屋内的设计规定于女儿的睡房在阁楼, 能够被扯开的屋顶保持空气流通
对于他们的日常生活动态有了更深入一层的理解。
文化村内的导游让我们亲身体验了很多,不管是环境,吃,玩乐还是习俗方面;仿佛我们就活在当年。
这趟的文化村day tour 之旅,受益无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